爸爸为孩子放弃高薪工作 进乡打造3座现代风小院


ʱ䣺2020-01-23

  据说有了孩子以后,成年人的心境都会发生一些变化。虽然这和作为一只单身狗的家居君我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  杨光就是这样一位父亲,自从有了孩子以后,他想让自己的孩子呼吸干净的空气,吃自然健康的食物,触碰新鲜的花草,在松软的土地上自由奔跑。再加上对于北京这座巨型都市的疲惫感,他决定追寻自己的理想。他放弃了作为设计师在北京的大好前景,去到北京密云水库附近的深山里,建了几座山林小院。

  杨光把这几座小院命名为古今宿,是以爱人的名字来命名的。院子周围是山间无尽的松林,整个古今宿被无尽的绿色包围着,看起来仿佛与世隔绝一样。山今宿建成之后,吸引了不少知名人士前来一探究竟,其中不乏一些明星,而且不少综艺节目都来这里取景过。

  一共三个院子,分别命名为云觅、青梅和竹马。青梅和竹马是两个独立的院落,云觅则是一个四合院。从建筑外部的整体样貌,白色墙面,斜面屋顶,我们可以看到老北京传统民居的风格。

  当然也少不了现代风的设计,比如这个云觅院子里的侧房。棱角分明的方正造型,黑色边框的超大落地玻璃窗。还有二楼的超大露台,围着透明的玻璃护栏,充满了现代风格。

  室内设计也是走的现代简约风。房间整体是白色空间加木质家具的朴素风,但是加入了色彩鲜明的沙发、椅子和装饰画,整个空间一下鲜明活跃了起来,而地毯、桌布等软装也为房间提升了不少质感。

  据说有了孩子以后,成年人的心境都会发生一些变化。虽然这和作为一只单身狗的家居君我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  杨光就是这样一位父亲,自从有了孩子以后,他想让自己的孩子呼吸干净的空气,吃自然健康的食物,触碰新鲜的花草,在松软的土地上自由奔跑。再加上对于北京这座巨型都市的疲惫感,他决定追寻自己的理想。他放弃了作为设计师在北京的大好前景,去到北京密云水库附近的深山里,建了几座山林小院。

  杨光把这几座小院命名为古今宿,是以爱人的名字来命名的。院子周围是山间无尽的松林,整个古今宿被无尽的绿色包围着,看起来仿佛与世隔绝一样。山今宿建成之后,吸引了不少知名人士前来一探究竟,其中不乏一些明星,而且不少综艺节目都来这里取景过。

  一共三个院子,分别命名为云觅、青梅和竹马。青梅和竹马是两个独立的院落,云觅则是一个四合院。从建筑外部的整体样貌,白色墙面,斜面屋顶,我们可以看到老北京传统民居的风格。

  当然也少不了现代风的设计,比如这个云觅院子里的侧房。棱角分明的方正造型,黑色边框的超大落地玻璃窗。还有二楼的超大露台,围着透明的玻璃护栏,充满了现代风格。

  室内设计也是走的现代简约风。房间整体是白色空间加木质家具的朴素风,但是加入了色彩鲜明的沙发、椅子和装饰画,整个空间一下鲜明活跃了起来,而地毯、桌布等软装也为房间提升了不少质感。

  住在山间真的是一件享受惬意的事情,山里现在成了很多都市人逃避拥挤的城市生活的去处。下面这位湘妹子,一样是放弃了城里的好工作,到山上盖了一座小木屋。吸引来老外住了都不想走。一起来看看吧▼

  清晨,第一缕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进屋里,懒懒在照在床头,脸上,与自然肌肤相亲的感觉大概就是这样。

  这栋竹林中的屋子被称为“云上的家-空中竹园”。加快发展商业养老保险 助力“老有所养”香港六,它的主人,叫云良,她说“我和房子是相互成就的”。

  云良是湖南人,财神网,她大学学的设计专业,毕业后,六合彩开奖直播多少十年下来也被称为“晋江教,做过平面设计,网站设计、杂志宣传,企业宣传……行业经验非常丰富。工作的几年里,云良遇到了自己的另一半,还有了宝宝,只是,生完孩子以后,云良的身体状况就遭遇了“滑铁卢”。

  “我觉得我自己变得挺无能的,小孩子三个月的时候我就抱不动他了,彩霸王,肚子根本撑不起”。

  后来,因为工作原因云良去了西安,在这里,她意外接触到武术,在朋友的带领下,她也尝试练习。身体才慢慢变好。

  一入武行深似海,从此,“站桩”成了云良生命中的不可缺少的部分,云良喜欢上了中国传统拳术——意拳,站桩是意拳的一种形式。

  出于对武术的热爱,2014年下半年,云良在西安跟别人合伙开了家武馆,除了招生,推广,做活动,日常经营管理这些事务,她每天都要花两个小时在武术上。

  “站桩”追求稳定,要求人如木桩,扎根土地,心气稳固,练的是形体,修的是心境。

  练习武术的那段时间里云良和朋友们经常找一些山水清幽的所在,这让云良想到自己的家,自己家就在森林公园旁,修习武术,这是最适合不过的地方了。

  随着孩子的长大,安稳日子,成为她下一步生活走向。“把房子建在山里,与自然合二为一”,云良心里暗暗给自己定下目标。

  其实,这个目标足够大胆,工期耗时两年是最好的证明,一个女人,建起一栋房,体力,能力,时间,每一项都是一种挑战。

  找基地是个很耗时间的工作,回乡半年,云良天天就在山里转悠,时间一长,心态被磨平了。没事的时候,自己在家傻练功夫,或者看一些建筑方面的书。

  最开始,山上是没有水的,后来知道山顶有一口天然泉眼,云良就找人在房子旁边造了几个蓄水池,把山泉接引下来。

  印象深刻的是往山里运输建材的时候,山里路太陡,车根本走不了,只能靠马托,结果请来的马干了一个星期,因为太累,都偷偷跑了。最后,多亏了村民帮忙,东西才都搬上来。

  到了软装的时候,云良是被某种建筑理念支配的,赵鑫珊的《建筑是首哲理诗》,畏研吾的长城脚下的公社,都给了她很大的启发。

  院子里,绿植葱郁,拔地而起,房子像是从竹林里长出来的,莫名的原始感勾出人探索的欲望。

  遇上天气不好的时候,就是观赏自然奇观的好时机,这种时候,即使打雷闪电,也可能被吓到,惊吓之余,就是见到罕见景观的得意了。

  中式的竹编坐垫,一台小圆桌,安静的落在窗边,这时候,精致的茶具往桌上一摆,山中隐居的情怀就被不自觉调动起来了。

  “马蜂窝”造型的灯罩,妥妥的山野风格。高高的房梁营造一种自然的空旷,躺在床上,轻松入梦。

  在山间,小动物总比人勤快,屋子周围的小河边,住着一群小鸭子,人还在床上,能听的清楚屋外已经开始躁动。每天被自然叫醒的感觉,就是这样。

  就因为这片原生态的自然之景,还有专门的摄影师前来,就为了拍出好看的照片。

  有客人来了,也会被云良练武术的木桩吸引,好奇她那样一小小的女子,竟然是个武术行家。

  一个人的时候,云良就安静地待着,有人来了,她就出去接待,帮客人制定好到周边旅游的路线,有松有紧,生活淡定从容。一个女人,一栋房子,看起来,是人创造了家,但云良觉得,这栋房子也让自己更自由从容。